Weibo:@枚肄汝坟

Wear The Thorns.
80

里維,my love

跪一跪,我什么都说不出

涼鞋飛了:

廚了里維這麼多年,被原作近幾回炸得動力全開我想趁機從自己這個風花雪月的娘們理解的角度去談一次里維這個角色,盡可能的客觀,盡可能的。


但首先我是個不擅長寫文且用詞不洗鍊的人,很多時候很難用精簡正確的詞彙去表達一個意思,再來我是個畫圖的人,我擅長的是從畫面的動作/表情/眼神/陰影效果去理解作者想傳達的角色當下心態,至於理解的方向是否正確就見仁見智。




首先提一下兵士長這個職位,從公式書裡可以知道調查兵團的編制裡是沒有兵長的。指揮系統為團長-分隊長-班長-班員。至於里維的職位從作者在FRaU的一問一答裡得知這是個特設的職位,如果沒有意外或先例的話調查兵團的兵士長歷史上應該只有里維一個。


有時看大大們寫文時看到前代兵長/繼承兵長之類的描述都會有種不知道該不該提出來說的糾結感www另外還有印象中有里維的職位來自艾爾文用自己的權力特設結果的描述印象,但因為不確定來自哪個資料所以姑且當作同人的假設。




里維的所有行為基本上是定型在地下街時期,雖然關於他過去的描述甚少,無悔甚至不是諫山親手操刀(但基本的輪廓是來自諫山的提案,也在80回的背後靈中看到法蘭與伊莎貝拉證實諫山也同意他的正史性)


講到里維就要提到69話,我實在喜歡這話喜歡得要死,他交待了里維這個角色的過往,為他的背景添加了厚度,同時讓他的許多行為能獲得更完整的解讀。




他的人生就是不斷在失去。


還是個沒有完整自理能力的孩子時母親就活活餓(或病?)死在床上,自己也毫無求生欲望在牆角蹲到只剩皮包骨,在這時他遇到了凱尼。


毫無疑問凱尼填補了他在親情的缺憾,如凱尼自述的里維是他的驕傲,他將各種生存的技能,或許能讓自己不受委屈的武力、讓自己不吃虧的交涉手段、被包圍時如何逃生、如何追蹤自己想要的目標,這些都展現在里維在追蹤棺木裡的艾倫與希斯特莉亞的橋段。


我們在還是個孩子時候世界其實很單純,努力的表現自己想讓父母讚美,想讓父母覺得驕傲。里維少年展現了自己的能耐後看向凱尼,期待他讚許的目光時看到的卻是凱尼離去的背影,這是他第二次失去重要的精神寄託,是個自己悄悄期待對方是自己父親的人。




再接著來的時光與"無悔"的番外接軌前的描述是空白的,不難想像頓時失去依靠的里維少年堅強的靠所學的生存技能孤狼般的在地下街這種環境逐漸混得有聲有色,一直到法蘭纏上他,他們有了據點、有些逐漸親近而來的同伴、再到伊沙貝拉逃避追捕受到他們庇護加入為止。


側寫這個時期的里維要看整個組織運作的情況。


他們"工作"得來的金錢除了存起來當前往"地面"的基金外,也提供了組織成員的日用甚至病痛得額外醫療費,從無悔裡看得出少年組織的成員們非常尊敬他,他們成為里維同伴的契機不知道有少人是像伊沙貝拉那樣獲得庇護,或者是里維足夠強大到能讓他們在這種環境裡有能夠依靠的對象。


雖然並沒有像調查兵團時期對死去的同伴的承諾之類的橋段,但我想他對少年組織裡同伴的關懷也是發自內心,就像數年後到了地面上進了另一個組織,即使他不善表達,但溫柔的本質用心一定被看得到。


利布斯會長的確是個有眼光的商人,他比104期的菜鳥們與里維相處的時間還短,卻很快的就看透了這個人的笨拙與溫柔。


講到這裡我覺得他的溫柔與對人的關懷如果不是天生本能就只可能是來自母親的愛,或是凱尼了。




里維是個洞察力相當優秀的人


或許託凱尼教育的福他很擅長利益談判,優秀的談判必須要有對對方身處立場的理解/讓對方認知自己是更有利的選擇/在對方可接受的範圍讓雙方得利。


不論是讓利布斯商會轉為己方,還是艾倫的審判都展現了高超的談判技巧或者讓自己在正確的位置做出有利己方的演出將情勢扭轉過來。


他優秀的洞察力讓他將眼前所有的物件、情勢發展、包括對人的理解都看進眼裡,另外他也是個會對當下情勢的各種元素重要性做取捨的人。




從諫山問答裡提到里維拿杯子的姿勢是因為小時候費盡心力獲得的茶杯因為提把斷掉摔碎了開始,這個看似小小的事件卻變成他從此握杯的習慣。


如同前面說的,他的人生就是不斷在失去。


我想在與人連結的渴望與不受控的不斷失去中,這些經歷成為他擅長滲透情勢把握重點的本能。


杯子握把斷了會摔破?那只要握著杯子本身讓他不會掉落就好了。


加入調查兵雖然會被管轄,但總有機會殺了艾爾文讓我們獲得地面的居住權。


如果跟隨艾爾文的話,或許有一天可以不用再聞到牆內如死水般的臭味。


壁外探索犧牲了無數調查兵的性命,換來的是下一次向未知探索的珍貴線索。


艾倫會被打成豬頭,但留下了一條命並使調查兵團獲得這個戰力。


里維班犧牲了,女巨人被打到坐在地上,但我們對智慧巨人能做到的極限還是未知的,先保住艾倫這個能變成巨人的我方希望。


為了獲得真相取得走自由的鑰匙,要我弄髒雙手殺人拷問都在所不惜。


中了伏擊跟丟艾倫與希斯特莉亞,與其繼續追擊不如撤退保底,調查兵團只剩我們能自由行動,死在這裡就一切結束了。


即使我去投案調查兵團也不可能逃過死劫,不論是我或艾爾文或是其他調查兵,我還有任務要完成,少說你的廢話乖乖吐出我要的情報就好。


艾爾文的頭腦是帶領人類反擊的希望,我不准你死。


不殺死獸之巨人我們的一切將結束在這裡,去死吧,艾爾文。






里維想要的東西究竟是什麼?


我們在這個作品了可以不斷看到每個角色自身的欲望,不管是有形的還是無形的渴求。關於里維的欲望卻總是表現得很隱晦很淡薄。


除了他曾經扭曲的用壁內的空氣如同死水令人受不了,與和利布斯會長的談判中提到艾倫能為人類帶來希望這些暗示他渴望著牆外自由以外,甚少著墨。


在那個我喜歡的要死的69話裡,鮮少表達自己欲望的他在凱尼臨終前接連問出那些積壓在心裡數十年糾結著的問題,在我看來那是里維這個角色從登場以來最示弱的一刻。少年始終不懂他做錯了那一點讓自己被拋棄,他想知道凱尼與自己真正的關係。


如果不是親情,一個人為什麼能不帶目的的對一個人好?如果是父親,為什麼又丟下他離開?


骨子裡他們真的是很像的人。都是不敢坦白的去獲取自己真正想要的東西的人,只敢在對方逝去後,將對方的一部分精神變成自己的,當作自己擁有那個連結。凱尼自己也不敢期待里維會對他有那種純粹的愛,所以在里維有自立的能力後就逃了。




這些笨拙的阿克曼。




於是我覺得他其實是期待與人建立羈絆的


但是他不敢期待,連著不受自己控制失去的親情讓他不會主動去與人建立關係。有人靠近了,他以付出的方式去面對對方、記下對方的種種、獨自將對方的夢想、期待、約定也當成自己的,將實現它來當成自己與對方的羈絆。


不管是為了少年集團的成員接下地面的委託、部下被無意義的犧牲帶來的憤怒、自己親自挑選引以為傲的班、整個調查兵團的夙願,他獨自承載著這些願望,珍惜著這些與他人產生的連結。


如果有人看到這裡,回去重看進擊本篇可以看出里維的另一番滋味我就滿足了。






回到80與81話


於是就不能不提他與艾爾文的關係,


如果里維是如我前面分析那樣的人,一直在艾爾文身邊觀察著艾爾文的他一定非常了解這個人。


如果艾爾文不是調查兵團的團長,這時候想去地下室只要去就是了,當全團的指標,帶領全團人去送死的職責都將與他無關。


但他如果不是調查兵團的團長,就無法獲得在這個職位才能得到的所有線索。想要證明他與他父親所想的推論需要的是相應的職權與能耐,他孤身一人不可能乘著馬在壁外獲得真相。他加入調查兵,當上分隊長,當上團長,有了權力一步一步用無數生命換來走向真相的鑰匙,其實不是為了壁內人類的自由,而是自己欲望很純粹的對真相的渴求。由於利害關係的一致,他可以在煎熬中勉勵自己依然對得起那無數犧牲的亡靈。


80回的他終於在欲望與職責的糾結中在里維面前展現了他最軟弱的一面。


他在問里維的其實是︰告訴我,我可以只是個艾爾文,還是調查兵團的團長?我該做的是什麼?


他用這個身份走到今天,背負著寄託的他自己當然知道答案。


而里維選擇承擔了這個答案。




從他走到艾爾文身邊成為艾爾文的力量開始,其實一直由艾爾文扛著生命換來的負擔。


里維單純的享受著與人的連結、與同伴有共同的目標的感覺、不論是傷心、憤怒、還是喜悅,他發自內心的,深刻而痛苦的珍惜感受著這些既美麗又殘酷的羈絆,同時擔當著艾爾文指令的最優秀執行者,以人類最強的姿態給艾爾文、給調查兵帶來希望與向心力。


感受生命的重量與為生命的重量本身負起責任並不是一件事,他很清楚艾爾文承擔的是後者。所以在艾爾文被放棄自身畢生願望的痛苦打擊到示弱的最後,他接走了這些責任,


他說︰去死吧,艾爾文


是我叫你去死的,是我叫你帶著他們去死的,是我叫你們全部去死的。以此為交換我將殺死阻擋你們夙願的敵人,換來人類的勝利,這是我立下的誓約。


這是我立下的誓約


然後他因為自己怎樣都忍不住的,人生難得一次想主動去獲取的欲望,瀕臨毀約。




===============


寫得太長再寫下去我就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東西了,就此打住。


不論如何這都是個個人偏見濃厚的側寫,我想傳達的其實只有在我眼裡他是個不會伸手去為"自己"爭取東西的可憐人這點。


這令我憐愛。


這麼可愛的孩子,開口說想要,大家都會給你的吧。




再有想到什麼沒有補足的東西的話,就往回覆裡補充好了。

评论
热度(80)
  1. Kie涼鞋飛了 转载了此文字
    跪一跪,我什么都说不出
© Kie | Powered by LOFTER